一個喜歡上賓館的有趣法國人

 

 

 

圖 Oliver Djiann / 文 張嘉行

 

八年前,法國人Oliver跟著他的台灣女友來到台灣,並且順利的成為台灣女婿,

在選擇蜜月旅行的時候,Oliver提出了一個恐怖的要求⋯

 

他在歐洲時便有個奇怪的嗜好⋯他是個攝影工作人,

平常他喜歡拍一些一般人眼中不太「美」的東西,比方說洗手間,或是朋友們的住處。

 

當他來到完全陌生的台灣的時候,對他來說,像是走進了一個奇妙的寶庫⋯

到處充滿了詭異、俗艷、衛生條件令人不敢領教的居住空間。

 

於是他與勇敢但令人同情的妻子,隨便挑選一個不知名的地方,

上了公車,便出發前去,每到一處,便四處逛逛,然後找一間看來非常「迷人」的旅館,登記住宿。

 

每到一個房間,每進入一個光怪陸離的空間,他便選擇一個有趣的角度,拍下這個空間,記錄下當時的空氣、光線、色彩⋯

有時候,拍攝地點實在太過嚇人,他們便在完成了拍攝行動之後,火速逃離現場⋯

奇怪的是,當我們看見這批照片的時候,無不驚訝照片中呈現出的濃重色感,竟呈現如此迷人的氛圍,好像走進王家衛的電影場景一般,這些我們平日感覺最醜陋的地方,竟然也有人用這樣子的角度去看待它。

 

美與醜,其中的差別,存在每一個人的心中。

 

 

 

 

Oliver自述

一直以來我都是個格格不入的人,每到一個地方或進入一個新的狀況,

我都要很多時間去看、去感受。對現代的一些時髦流行,我比其他人難進入。

我覺得我所作的工作像個農夫,要看天吃飯。太陽就是我的老闆,祂影響我工作的大小細節,

當光線不好的時候,我會慢慢的耐心等待。

我一直都是個平凡的學生,對學業沒什麼興趣,

唯有對攝影,我一直一直都在尋找摸索,我相信那是沒有界限的世界。

攝影對我來說,像是一種挑戰、一個遊戲:一種捕捉當時狀態的遊戲。

當成品被沖洗出來,成功的捕捉到當時的狀態,

那麼我會非常滿足,相反的,若出來的不是那個樣子,

我會再去試試其它的機會。也因為這樣,我不喜歡數位相機,總覺得它太快決定遊戲結果,缺少期待。

 

 

 

  • © 2019 MOGU.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