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早安!

 

文 張素華 圖 湯姆 二根毛 小二
 

 

這天早上九點鐘,捷運車廂門一開,我立即快步向前,像趕在上課鐘聲響前,跑進教室的學生一樣……跑下公園斜坡道,蘑菇鐵門開了四分之一,一位灰白頭髮的男士直挺挺地站在公園邊,望著蘑菇樓……果然是曹俊彥老師,他說他看著我們開門…嗯…突然有種老師點名的感覺!

 

第一次與曹老師接觸是透過電話,大致介紹蘑菇之後,老師便替我們盤算起生意……果然是作過總編輯的人,不僅要有能力出好書,也要有生意頭腦。與老師的晨光約會在好吃廚房的窗口邊,現場四位蘑菇人圍著他天南地北地聊。

 

曹老師是大稻埕人,小時候住在保安街第一劇場附近,雖然早已搬離那裡,他還是常回去速寫,紀錄那裡的片刻光景,就像回家一般。

 

很難想像幼稚園老師的讚美,能讓曹老師一心就是要畫畫,「沒畫會死」短短一句表達了他對畫畫的熱情!在必須報考初中的年代,曹老師很認真地準備,考上了建國中學,以為從此天下太平,便四處寫生,結果……留級!

 

 

 

 

「我媽媽先帶我去學畫,但我不喜歡那個老師的畫,所以不想學,她只好帶我去印刷廠的美術部門當小工,學美術設計。」雖然沒上學,卻也讓曹老師有機會閱讀世界美術全集,還有許多來自日本的印刷品樣本,「真是開了眼界」如今曹老師說來,還帶有不可思議的語氣。

 

曹老師曾經是「台灣省教育廳兒童讀物編輯小組」的美術編輯,在沒有影印機、沒有網路的時代,找資料是件非常花功夫的事,原先不懂的學問必須自學、必須親自體驗,美術編輯整理好資料之後,才能讓畫家抱著一大落的參考書回去畫畫。

 

「那時候,我要動手試絹印、作蠟染,搞得辦公室很臭…還學會了摺紙飛機,利用午休時間實驗兼運動,到戶外去射紙飛機,每一架都很會飛喔,小朋友在旁邊看得直叫:師父!師父!教我作飛機。」

 

因為曾經作過美術編輯,深知找資料的困難,又曾當過老師,認為自發性學習的效果才是最好的,於是,曹老師和潘人木老師一起向教育廳提出製作《中華兒童百科全書》,一套站在台灣土地上,編給台灣兒童看的百科全書,「能夠製作一本從台灣文化出發的百科全書,代表的是我們擁有文化詮釋權,而不是外國的殖民地。」他語重心長地說。

 

 

 

 

在我們帶來的小學教材裡,正巧有曹老師的插畫,但編排方式已和他當初畫插畫時的版面設定不大相同,「作為美術編輯,要有看法再去編書。在小學教材裡,美術編輯想給兒童的是什麼?美術應該是美感學習的工具。」曹老師說。如此看來,不論是國語、自然、社會等課本,它都不只是教導寫字、傳遞知識而已,美感也要蘊含在課本裡,協助學習,培養審美的眼光。

 

曾作過信誼出版社總編輯的曹老師,現在是自由的插畫家,《我是台灣人》是他最想出的書,他也想成立兒童「文學美術」館,「不是繪本美術館喔!它不只是美術,也包涵了閱讀。」

 

曹老師深知畫畫與教畫是不一樣的,在國小教了七年的美術之後,他以畫畫來幫助孩童學習。問他為什麼一生專注在兒童教育上,他笑說:「長不大,而且怕小孩」。怕小孩不是指害怕與小孩相處,而是感到責任重大。

 

曹老師有兩個小孩,都想當畫家,不曉得他第一次當爸爸時,希望自己的小孩成為什麼樣的人?「我只想到任何人都有無限的可能,希望讓他盡可能的發揮,在注意到他的特質之後,鼓勵他加把勁去實現可能。」

 

這段如沐春風般的早晨談話,讓我們心情爽朗地繼續下午的工作。

  • © 2019 MOGU.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