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台灣麥酒

採訪 亭心

蘑菇泥

攝影 蘑菇泥

MAY

 

 

晚上八點,去送貨的溫先生回到新莊的酒廠裡,輕鬆的問了我們幾句吃過飯沒?吃過了,那就來閒聊吧,接著熱情的從冰箱拿出研發中的新口味請我們試喝,看看我們的反應…。

 

對溫先生的第一印象是在蘑菇泥的畢業典禮上,他準備了一大箱的生啤酒讓大家暢飲,去裝酒時偷瞄到他笑的很開心,很溫和的一個人…心裡想。很好奇這樣的一個人是怎麼跟製酒連結在一起?很多女性客人心目中的啤酒首選-荔枝啤酒,又是怎麼在這六十坪不到的空間裡醞釀出來的?

 

汽修科畢業後,他開始改裝車的工作,三十歲時跟朋友合夥開車行,工作很簡單就是滿足客人的要求。那時台灣的法令還沒有完全開放,很多改車的人都只能偷偷玩,「我做改裝車也玩過重型機車,但是現在太忙沒辦法繼續,只好修自己的車當樂趣。」當時的工作雖然很適合自己,但是下班後的應酬文化讓他無法適應,做了五六年後退出了。之後他兼兩份工,慢慢存下一筆錢,還是想自己創業當老闆,因緣際會下跟朋友一起去上啤酒製作課程,認識了大同大學的段教授,運用老師帶回的進口原料,做出簡單的啤酒,試出興趣後便積極的跟老師買材料、做完請朋友喝,抱著好喝就喝,不好喝就倒掉的實驗精神,直到有天朋友告訴他:「你這啤酒要我出錢買我是願意的!」,於是有了經營酒廠的念頭,加上台灣加入WTO後酒類開放民營化,2003年他租下廠房進了設備後,開始經營北台灣麥酒。

 

 

 

 

「北台灣麥酒」的命名過程說來奇妙,起初他們想用台北啤酒、福爾摩沙啤酒….等名,都被官員打回票說重複登記,他們一氣之下就取了三個名字給官員任選,官員選中了北台灣麥酒,好吧,那就用北台灣麥酒。

 

成立酒廠到真正推出第一款酒,歷經了一年多的時間,試驗再修正的過程也練就了他對啤酒的敏感度。「其實我不是那麼愛喝酒的人,喝酒是為了開心,但是現在喝酒就習慣去猜想它的發酵程度,麥的種類等等…」完全的職業病。怎麼樣宣傳呢?自己準備樣品,挨家挨戶請店家試喝,一開始只有雪藏和經典系列口味時業績很差,常遇到店家連試都不願意試,只好摸摸鼻子打起精神再往下一家前進,「沮喪是沒有用的,有時間沮喪的話不如趕快去下一家尋找機會。」

 

從釀酒到裝瓶熟成,貼標籤裝箱送貨,溫先生親力親為,最忙時也曾經在酒廠裡把酒箱子搭一搭,上面鋪了紙板就睡。不辛苦嗎?「自己選擇的路就要認真去做,不會覺得有甚麼辛苦。」而他一開始並不看好,花了兩年時間研發的荔枝啤酒,反成為北台灣麥酒的轉捩點。

 

很多人是從荔枝啤酒開始認識北台灣麥酒(包括我在內),很喜歡喝下啤酒時,喉頭留有啤酒花的酸苦,但荔枝果香氣充滿鼻腔的感覺,非常順口! 店家也在喝到荔枝啤酒之後大為讚賞並願意進貨,漸漸改善了北台灣麥酒的經營困境,溫先生也跟一些店家成了好朋友,會抽空參加他們辦的活動,之前曾跟新竹的草葉集去金瓜石跨年,他說拉近了店家和廠商,店家和客人之間的距離,感覺很好!

  

未來他希望北台灣可以成為更有規模的酒廠,然後呢?「把酒廠當作事業經營,再重拾改裝車的嗜好! 」啊~原來溫和笑容的底下還是有顆不羈的心。

 

聽到有人跟他說北台灣的啤酒好喝,就是最好的鼓勵,所以當我告訴他,那次我需要到台東放空自己,還紮紮實實扛了10瓶荔枝啤酒去當伴手禮,換得那兩天的海闊天空時,溫先生揚出他淡淡又深深的笑容。

 

 

 

 

 

 

北台灣麥酒  溫立國  台北縣新莊市五權一路5號3樓之1  (02) 2299-7591

 

 

 

  • © 2019 MOGU.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