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廚娘親

圖文湯姆

媽媽用泡腳盆種菜     

 

 

早上起床,揉著睜不開的眼皮,慢慢踱步到廚房,從櫃子裡拿出咖啡罐,舀十湯匙進壺裡。聽見門開聲音,媽媽提著一袋子蘿蔔苦瓜牛腱子肉,另隻手跩著菜籃車進屋來:「桌上有非凡的吐司、向記包子,還有昨天榮總買的槓子頭,要煎荷包蛋還是要水煮蛋?」

 

「荷包蛋。」

 

「半熟還是全熟?」

 

「全熟。」

 

我打開冰箱,從數十個瓶瓶罐罐調味醬料裡尋找靈感,有了,我挑出李錦記蒜蓉辣椒醬來沾槓子頭,又拿了罐妙家庭廚房香橙甘邑甜酒果醬夾麵包。

 

「欸…怎麼用辣椒醬拌早餐勒…」

 

媽媽搖搖頭,將蛋殼輕輕敲開,一顆黃橙橙立體飽滿的蛋黃跳了出來,她只買這種有機營養蛋,一顆十塊錢。

 

「辣椒醬配大餅好吃哪!」

 

我一手抓著報紙,另隻手捏著塗滿辣醬的槓子頭,空出三根指頭倒了400CC咖啡,加進兩瓢砂糖,再加50CC鮮奶,一不小心辣椒醬掉進杯子裡。

 

「啊……啊…算了…」

 

我啜飲火辣的義式濃縮咖啡,嗯,再大咬一口果醬吐司。

 

 

我的媽媽是個對食物料理要求非常嚴格的人,一天醒著的時間,她幾乎都待在廚房裡,她生活上最大的壓力與喜悅都是為了準備餐點。每次見她眉頭深鎖,準是因為想不出今晚要做些什麼菜色。當她走進市場就像是進了凡爾賽後花園一般的愉悅;這個女的花菜跟高麗菜都很漂亮,那個老闆的山藥是陽明山自家地裡種出來的,潘家素餃又快吃完了記得待會兒帶兩包,哎呀今天來晚了點林老闆的小牛腱腿肉被人搶走了的話今天家裡這鍋牛肉湯該怎麼辦哪?

 

 

 

 

 

如此謹慎又心思細密的媽媽,每天總是為了照顧我們而傷神。

 

偏偏我們又是一票很難伺候的不肖兒女,目前家中成員有每天忙著工作的我太太,從娘胎出生後就不沾葷的我女兒,來台北念大學的姪女在家時永遠關著門唸書上網或睡大覺,更可惡的是我這作兒子的,從小被訓練出極刁的味覺和食不厭精的惡劣品行,,卻經常像豬八戒吃人參果一樣毫不珍惜,總是狼吞虎嚥胡亂混搭。

 

「嗯,嘉行不吃皮,這雞要挑瘦一點點的,美瑜喜歡啃鳳爪,要多挑幾隻,和和最近天天熬夜看書,要燉點香菇雞湯補補⋯⋯哎!朵朵這些都不吃,要買些小黃瓜煮湯給她準備到⋯這樣營養不夠怎麼辦?」媽媽每天盡為了這些事在煩惱。

 

如此用心在家庭料理上頭,媽媽的手藝更是沒話說的好,嘉義出生的她很早便到北部來生活,結婚後又跟了爸爸幾十年,不論是南部北部本省外省口味全都難不倒她。已經是中年的我和太太,除了早晚有老媽伺候,甚至還天天帶便當,猶如生活在天堂一 般的幸福,身邊朋友經常都表露出欽羨的眼神。

 

而帶媽媽出去上館子可得要小心,每天在廚房中修煉的媽媽總要細細審視這些外家工夫,對外頭容易過重的口味總是忍不住要批評一番,若是遇上了欣賞的菜色則大有偷師學藝的神情姿態,也真的往往幾天之後家中桌上會出現那道料理。我常覺得媽媽未免太重視做菜這件工作,但身為既得利益最大受惠人,怎麼也說不出媽妳收斂點這種話。

 

 

 

 

到了週六,是我們全家人慣例聚餐的日子,兩個姊姊、姊夫和姪子姪女都來家中吃晚飯,對媽媽而言,這是比政黨輪替金融海嘯還重要的大事。前一天便開始趕快處理清銷剩餘的菜,週六一大早,當我們兒孫輩都還在被窩裡賴床的時候,就匆匆上市場準備,非要到實在拿不動了,才慢慢往家裡移動。樓下管理員見多了,都要問聲:今天孩子們都回來吃飯阿?

 

平時維持六菜一湯的水準,這一天更加碼到十幾道菜兩三種湯品,啤酒紅酒莎瓦可樂也要準備。只見整個下午忙進忙出,洗菜切菜醃肉滷味,到了五點左右,稍微休息一會兒,開始擔心今晚人會不會到齊?越想越是心煩氣悶;於是我趕快撥電話催人動員,等到人進門了,媽媽才又高高興興進了廚房,爐火鍋鏟與一家子說話的聲音熱熱鬧鬧的充滿整間屋子。

 

吃飯的時間,她總要不停指示菜要記得挪動,確定讓每個位置的人都能享用,還不停掛念著哪樣菜忘了拿出來下鍋,今天的魚刺太多了點,大家笑她太計較,她卻依然認認真真的掌握這一桌菜餚所維持的家族凝聚力。

 

看著一家人每個禮拜快快樂樂的圍桌吃飯,將課業工作種種壓力暫時卸下享受親情溫暖,我真要說:媽,真有妳的!

 

 

  • © 2019 MOGU.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