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星星

文 張素華

攝影 蘑菇泥

插畫 湯姆

 

 

 

才剛從斯勘地納維亞的白晝之夜回來,還來不及對收心未果感到愧疚,就得到光明正大的理由,在週五下午四點從蘑菇樓前的公園出發,前往陽明山上的小油坑觀星,聽說那裡是極佳的觀星場所,入夜無人,光害極少,恣意躺下,星空就是世界。

 

車子行經平等里,一路蜿蜒往上至文化大學,藍天清澈,夏末午後斜射的陽光是金亮的,一點也沒有颱風將至的跡象。來到大屯山腰,雲霧倏地聚集倏地消散,車上同事說:看來要到老梅海邊看星星去了……我不懂他為何要掃興……

 

原來當我在整日大雨的斯勘地納維亞中散步,等待奇蹟時,傍晚七點,日光總算撥開厚厚的雲,讓青綠湖泊映照了光亮,而在地球另一邊的同事們也經歷著山下艷陽天,山上下大雨,最後翻山臨海又見日光的天候魔術。踏上七星山的階梯,看見熟悉的角落,仍可見12年前的我和同行朋友把鞋子脫了、背包卸下,藏在草叢後,然後輕快地上山。當年的晴天不在,今日是伸手不見五指的迷霧山區。

 

 

 

 

 

 

傍晚六點,離開小油坑,我們來到大屯山上停車場,這裡的天空正上演著宗教畫裡出現的場面,一道光從雲端射下,照耀在地上經歷苦難的人們的景象。我們開心的舖起地墊,拿出豬肉乾、菱角、玉米,煮水泡茶,複製起觀光景點都該有的既廉價又親切的經驗。頂上的天空像四川變臉,雲霧來了又去,急得很,可想之風也大得很。對照著停車場的藍黑,山下的橘黃有種魔幻的味道。風帶走小雨,卻帶來打在身上會痛的大雨。於是,我們倉皇拉起準備躺下的靈魂,衝進車廂,在山間尋找觀星之處。最後,果不其然,晚上八點,我們來到老梅海邊。今晚是朔月,涼爽的海風吹拂,海面上漁火點點,借海邊酒吧拍戲的劇組正好收工,光害減少許多。我們搭起桌子,強泥拿出一大盒精心準備的星星便當:海苔捲黃瓜火腿鮪魚辣醬雜糧拌飯,辣醬是一絕,包你吃上癮,點心則是實驗性十足的酒釀梨子;微笑大叔端出的是他的每日早餐:水果沙拉,今晚特別豪華,用的是來自青森縣的好吃蘋果;孕婦小二原本興高采烈地想準備自己的星星便當,可惜觀星時間在星期五,無暇處理,所以奉獻白桃一大盒,口感清爽,很合夾帶著水氣的鹹鹹海風;我準備的則是星星小點:帕米吉安諾起士佐來自斯德哥爾摩小農超市的無花果果醬,香氣在口中融合,互相提味,非常好吃,讓我很想大聲地謝謝超市小姐:妳沒有騙我!

 

在絕無僅有的組合餐旁,我們不忘拿出特大號星盤和指北針,像認真的小學生一樣,煞有其事地尋找北方,調整星盤到晚間九點的九月夏日星空。在沒有座標的圓形星空下,我們躺著,用望遠鏡拉進與星星的距離,對星星指指點點,尋找天上最亮的三顆星,那是夏日大三角,過了好一會兒,始終沒有放棄、非常認真於觀星的微笑大叔,看出了天后座。

 

夜空裡,雲飛快聚合又散去,像是開場前的燈光明滅。第二批同事終於抵達,把大雨拋在三芝,這時的星空已在雲後,看不見了。偶爾雲層開了洞,仰頭望著星群,像是看進萬花筒裡,若調換視角,我們便成了星子俯身探望洞穴裡的兔子群。

 

大雨終究還是在第三批同事到來前,追上我們了。泡湯、唱KTV、就地解散等選項逐一刪除後,我們決定通知第三批同事,轉移陣地到五股附近淡水河邊的水窪戶外燒烤店。請特別注意這個窪字。

 

午夜,燒烤店人潮仍多,第三批同事並未因無法觀星而失望,因為他們想要的只是和大家聚在一起瞎混聊天,觀星只是名目。第一次來到這裡的我們有點不知所措,跟著熟門熟路的客人,拿蛤仔、肉片、點生啤酒準備暢飲。識貨的同事會悄悄地選擇坐在裘蒂旁邊,她可是經過正宗日式料亭訓練的人,烤的牛肉絕對嘗得到香甜肉汁。

 

吃過一輪又一輪,時間來到凌晨一點,大雨追來了,水窪工作人員迅速拉起頂棚,棚下的客人們繼續吃喝,不畏風雨。我們則好奇,水窪要如何排除棚上的積水……當棚頂像水球快爆炸般時,工作人員拿起掃把,站上塑膠椅,把雨水頂到邊緣,傾洩而出,貼面擠成一群的客人驚呼四起。終於,我們也明白塑膠椅上的鞋印是怎麼回事。大雨不停,我們只得拋下爐子上的蝦子、金針菇和絲瓜蛤仔,落荒而逃,就地解散。

 

 

 

 

 

  • © 2019 MOGU.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