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市民

圖文 簡銘甫

port de vanve跳蚤市場,70年代傢俱還沒流行

 

 

在巴黎好像該要做點什麼事,可我今天一點都不想。

 

「巴黎白夜」La Nuit Blanche的活動,巴黎市民跟我都極為捧場,算是風風光光地結束了;於是在 一個美麗的星期天裡,大家有了更好的理由晚起;甚至星期一,理直氣壯地發呆。

 

我不只在星期一發呆,還在難得的艷陽天裡,賴著不出門。好不容易擠出一點力氣去超市,也匆匆買了甜點就回家。不經意從櫥窗裡撇見自己邋遢的身影,我停下腳步,看著身邊表情漠然的行人,忽然明白了JOJO昨天談話裡的意思。

 

美麗的星期天,JOJO帶我去了canal st• Martin。他很驚訝我從來不知道巴黎有這麼一個地方。 這是一條位於東北方的小運河,往南一直通到巴士底,然後連接塞納河。

 

晴空下的運河,滿地的栗子樹葉,秋風捲起了蕭瑟的味道,輕刮過一家旅館叫「北方」。那一天,我第一次真正接觸到巴黎市民。

 

他們是成雙成對,慵懶地躺在運河邊,沐浴陽光下的巴黎市民。帶著簡單釣具,河裡釣魚的巴黎市民。 帶著小孩,跟社區其他家庭一起野餐的巴黎市民。坐在不起眼的咖啡館裡,跟朋友聊著天的巴黎市民。

 

吃著葡萄牙的炸沙丁魚,喝著加檸檬片白啤酒的同時,我跟JOJO坐在河邊另一個不起眼的咖啡館裡。談話中,他說著他的房子,我說著我的工作,還有一些我們共同認識的朋友;當然,我們也談起了巴黎。

 

 

JOJO常聽我抱怨巴黎,其實他有不同的看法。他覺得以一個過客的身分看巴黎,會覺得巴黎不夠友善,不夠體貼,但是以一個居民的身分看巴黎,那不過都是生活裡,許多不足為道的小事。在這裡遊玩,跟在這裡居住,是完全不同的兩個觀點。以他來看,他覺得巴黎這幾年來漸漸回到市民的身邊,不再只是花枝招展的看板,而是在許多看不見的角落裡,包容著各式各樣的巴黎市民。

 

從不再去LES HALLES或是LES CHAMPS ELYSEES開始,人們會看見更多的巴黎市民。巴黎市民開始認養社區的空地,將之變為花園,巴黎市民開始養成習慣,隨手清理狗兒便便;巴黎市民開始認真在家裡做起垃圾分類。

 

當然,不論居住在何處,生活也不過就是上班下班,在地鐵裡看報紙,以及在電視機前吃飯,乏善可陳。 JOJO說我很幸運,,選擇替自己工作,可以自由行動,但也許因為如此,我開始不習慣重覆,不喜歡制度。

 

運河的閘門緩緩開啟,水位漸漸下降,好讓船舶通行。我拿起相機,將焦距對好,一時間,卻又突然什麼都不想拍。 我也許只是巴黎的過客;或者,我將一直是別人生活裡的一個過客?一旁街頭表演完默劇的演員蹲坐路邊卸妝,我們的眼神有了短暫的交會。

 

今天在巴黎,什麼事都不想做。
從商店櫥窗裡看著自己,玻璃的反射成了時光機器,那一片藍,好像是台北的天空。

 

 

 

 

 

 

 

 

 

 

 

 

 

 

 

簡銘甫

台灣花蓮人,五年九班學生

狂練電影,熱愛旅行

去過歐洲流浪,開過咖啡館

目前在天母經營「木納生活空間」,做古董舊貨買賣

常跑中國及歐洲

出過一本北京旅遊隨身書「男生愛北京」

 

 

 

2004-12-01

  • © 2019 MOGU.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