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澳

 

 

 

 

將軍澳的位置在望安旁邊,馬公搭船往南大約一個鐘頭船程,對大多數的旅客而言,將軍並不算是一個觀光據點。

 

由於阿弘這個年輕人的部落格,我認識這個地方。

 

將軍澳就一個將軍村,紅珊瑚跟澎湖文石的開伐讓這村子曾經風光一時,港邊的村子依著山坡斜斜的向上發展,有人戲稱小香港。如今紅珊瑚產業沒落,漁村人口外移,整個村子只剩下四百多個居民,目前多半以打漁維生。

 

將軍村的建築很有特色,幾乎都是洋灰外牆,很樸素,也很融入環境。房子跟房子挨的很近,中間留出狹長的巷道,大概是冬季風太強的關係吧?

每個澎湖村子一定都有一座富麗堂皇的廟宇,感覺這兒的神跟人很親近。

 

走在曲曲折折的巷弄中,可以看到許多流浪貓,這些沒人養的貓眼神都透著一股野性,讓人印象深刻。

 

村子裡看不出有什麼商業活動,不過問問當地人,他們很樂意告訴你那間人家有賣早點,要買菜找巷子底那個阿婆,雖然沒有便利超商,好像也不缺什麼。島上唯一有掛招牌的,大概就只有阿弘家的貝殼館民宿雜貨鋪兼餐廳。這裡的海產很多很新鮮很便宜,我猜吃龍蝦比吃青菜要簡單些。

 

下午跟著一個年輕人去浮潛,這個年輕人很壯,粗粗的臂膀上刺了一個歪歪扭扭的青龍,阿弘介紹:「這是我們潛水嚮導曹軍。」嗯,好一個文革名字,我懷疑他是不是港邊漁船上的中國漁工,問了一下,年輕人臉紅了「朝代的朝,昭君的君⋯」。

 

 

 

 

早上看到他在早餐店捧著一本海洋生物圖鑑猛K,原來是因為要為客人介紹生物名字,當地俗名沒人懂。

 

朝君帶領著我進入海水中,眼前景象令我大吃一驚,海床上到處都是海蔘、海膽,許多熱帶魚跟刺河豚悠游在一片鹿角型珊瑚林中,離海不遠的地方到處可見直徑幾公尺的腦狀珊瑚,比我在巴厘島蘭卡威看過的毫不遜色。年輕人朝君不時鑽進海底撿拾一些生物為我解說,有時候忘了名字,像考試寫不出答案似的一臉窘狀,很純樸的一個青年。

 

游過一個海灣,感覺很充實,上岸後有些疲憊。朝君提議我們騎車繞島一圈,將軍澳是個很有味道的小島,黃石、藍天大海、仙人掌、媽祖廟、安靜純樸、自在祥和,有種令人釋放的氣味。

 

回到村子,阿弘騎著車子過來,說是有艘捕海臭蟲(旭蟹)的船剛進港,邀我一起去看看。我們趕到港邊,阿弘請熟識的船家幫忙挑選,裝了滿滿兩大簍子扛回去,阿弘的母親生好柴火,用大鍋子煮螃蟹,這是要冷凍起來寄送給台北的客人用的。當晚我們也享用了這肥美鮮甜的蟹肉,賓主盡歡,真的好好吃。

 

酒足飯飽,一夜好眠,隔天早上七點鐘搭上去馬公的船,搭飛機到台北,十一點回到工作桌前,心滿意足的完成這趟「無聊透頂」的無人島旅行。

 

 

 

     阿弘一家人

 

註:

馬公砂港夏灔民宿 06-9211890

www.summer-ya.com

將軍澳阿弘民宿 06-9902303 0931284250

http://www.wretch.cc/blog/kk690707

 

 

 

 

 

 

 

 

 

 

 

 

 

 

 

 

 

 

  • © 2019 MOGU.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