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採集者

圖文 叮咚

 

 

 

 

是這樣開始的……

二○一一年,非職業攝影師的我,有幸出了本攝影集。問我是怎麼開始喜歡上拍照的?只因十年前萌芽的一段愛情,因為一個名叫棋子的女孩。

有次和她一起到墾丁旅行,因為沒帶相機,於是就在7︱11買了一台柯達即可拍,想為旅程留下美好記錄。而我萬萬沒想到,那趟旅途中拍攝的,滿溢著南國燦爛陽光與女孩笑容的那組相片,開啟了我對攝影的熱情。

 

 

 

 

只因恐懼隨時可能發生的瞬逝所以我不斷地拍……

這個女孩,後來成為了我的老婆,而爾後我拍照的主題,都是圍繞著她與我的生活時光。

但故事總不是都那麼幸福美滿的,是吧?交往到結婚的十年間,罹患癌症的棋子不斷地再復發,接受過大大小小手術與放射線的治療。雖然堅強的她總是笑容滿面、無所畏懼的模樣,但這樣的樂觀,讓身旁的我更加害怕自己可能面臨的「失去」,於是我更努力地拍,希望為彼此多留下些共同的記憶。

 

○九年年底,棋子因為咳嗽不止到大醫院照胸腔x光檢查,才發現咳嗽不斷不是因為診所診斷的肺部敏感,而是肋膜積水。右肺已經被堆積的血水淹沒了一半,而導致積水的主因竟是癌症擴散,原本一期的乳癌轉移到肺部,就這麼一個診斷,她成為了醫生眼中無法被治癒的癌症末期病人。

 

出了醫生的診療室,她第一次因為生病,哭了。

 

在接受化學治療的前一週晚上,她坐在床邊對我說:「比比,我想拍一組『經典傳世美照』,哈。」當下連忙點頭答應的我,著手準備生平第一次有服裝、道具SETTING的拍攝。我記得,那天天光很好,宜蘭依舊很美,看著棋子在運動公園斜坡拿著繽紛氣球跑上跑下的,那樣的笑容跟當年我們在墾丁時的笑,一模一樣……。而那組所謂的經典傳世美照,讓我二○一一年夏天,拿下法國PX3攝影大獎。

 

 

 

 

 

接受完第一次化療注射後兩個星期後,她開始掉髮。常說自己因為神經大條,從不感覺自己是病人的棋子,終於也受不了不斷大量脫落的落髮。「每次洗澡抓下自己大把大把的頭髮,總覺得自己的信心也好像跟著不斷地剝落了一樣。」於是,她決定自己將這三千煩惱絲給剃光光。而那天的照片,也是我唯一一組,沖洗完只看過一遍,就再也沒拿出來看過的作品。

 

 

 

 

我的繆思  我的瓶頸

接受第一階段化療後,棋子癌指數又再度飆升,醫生馬上想要為她規劃第二階段化學療程。但無法再忍受化學治療不佳的生活品質,決定先採用藥物療法。非常非常幸運地,賀爾蒙的藥物治療有出奇的療效,能穩定控制癌指數,但也因為接受了這樣的療程,原本纖瘦的棋子,以每個月增加兩公斤的速度迅速發胖;不僅半年內增加了十六公斤,甚至胖到連相約碰面的朋友,即使已在他身旁,還都認不出她來。

 

身材變形了,好看的衣服都不能穿,身體又異常燥熱容易滿身大汗,有一段時間,她開始對自己的身形轉變感覺沮喪生氣,甚至還曾說出「我覺得我的身體好畸形」那樣的沮喪話。她每天醒來第一件事,就是要跟鏡子裡新的她妥協與相處。某次在一個受邀演講的場合,有人問我拍照有沒有遇過什麼瓶頸?回家後與棋子分享當天過程,她看來笑得很奸詐地對我說,「你拍照最大的瓶頸是我變胖了啦!哈哈哈哈。」

 

 

攝影  our second chance

約翰藍儂在《dear Yoko》有段歌詞是這樣的「…The two of us are really one,The goddess really smiled upon our love dear Yoko…」,藍儂寫了首歌記錄與小野洋子的美好愛情,沒有寫歌天份的我,只能用傻瓜相機將我們之間生活的快樂、美好與悲傷記錄下來。因為攝影,讓我跟棋子得以合而為一。

 

未來會怎麼樣,沒有人會知道。但我會繼續用愛、用相機記錄,將我與棋子共同經歷的時光,採集下來。即使沒有精密的攝影器材,不懂艱澀的攝影技巧,我也想用最簡單的方式好好「留下」。而這些被留下的,日後定會讓因生活忙碌而「健忘」的我們,得以有second chance,再重新好好回味這些「一去不復返」的美好片刻;這些影像,不論好的、壞的,都是最精采的、獨一無二的人生印記。

 

 

2011-09-01

 

 

 

 

 

 

 

 

  • © 2019 MOGU.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