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十五

 

 

文 湯姆  圖 湯姆 Olivier Djiann

 

今天是民國七十一年二月二十日天氣陰,早上天氣很冷,我在白襯衫裡加了一件毛線背心,還是感覺寒氣逼人。走到學校門口,手還插在夾克口袋裡,被糾察隊登記,幹!真倒楣⋯這些狗腿爪牙真是沒人性。還有當初設計制服的人,他媽的不知道是哪個天才,他如果有兒子叫他這種鬼天氣自己來穿穿看這套衣服,保證他挫起來⋯心裡這樣忿忿的罵著,竟然氣出一身汗,靠!搞得我內衣跟毛背心磨來磨去,癢死了。

 

今早教室裡有一種奇怪的氣氛,不時有人竊竊私語交頭接耳,還發出淫蕩的笑聲,我知道,因為今天下午第一節課是健康教育,期待好久的十四章終於要上場了!其實也沒那麼神祕,不過就是性器官嘛!早在發下課本的那一天,就翻了不知幾百遍了,我保證這次月考絕對高分過關,都會背了。

 

大家興奮的並不是這一課的內容,全部都很了啦!真正讓我們腦袋充血的是我們的健教老師—蘇曉媚,一想到她那火辣渾圓凹凸有緻的身材,一對活靈靈水汪汪黝黑的大眼睛,尖尖的小下巴,一雙水嫩多汁的厚唇,最銷魂的是嘴邊那一顆小痣,簡直就是上帝或教育部派來試驗我們這群國中大平頭的魔鬼。想想看:蘇曉媚輕移雙腿,一隻手下意識緊張的扯著胸前的鈕扣,嬌嗔說著:「同學們,海綿體充血之後,陰莖就會挺立,我們稱作勃起⋯」哇操!太刺激了!

 

 

 

 

早上的課就在這極度期待的氣氛下草草結束了,中午吃飯時候,大家起鬨叫我畫漫畫,說要畫蘇曉媚裸體上健教課,我靠哪那麼容易就範!說想看好康的可以,去福利社買麵線來交換,這一招果然見效,當場就有人募款跑腿,沒多久就奉上一包滾燙的塑膠袋,裡頭黏呼呼的湯麵線是我們每天期待的冬日美食,吃這麵線可有技巧了,完全沒有筷子杯子或湯匙,你得拉著一包火熱的糊麵線,裡頭還有不少透明亂顫像鼻涕一般的麵疙瘩,算是權充蚵仔,先用嘴皮呼呼的吹,等這袋麵線稍涼可以入口時,將塑膠袋小心舉起,將開口一側湊近嘴巴,然後揪著嘴唇慢慢的吸進口中,班上同學管這方法叫「簌貢」,台語是什麼意思我不太清楚,不過想當然不是什麼好話。一袋麵線簌進喉嚨,我開始履行合約,憑我的生花妙筆,馬上就惹的周遭人群大聲叫好,像一群野狗般的嚎叫。

 

下午,好戲終於要正式上場了!班上一股騷動「來了來了!蘇曉媚來了!」,眾人矚目之下,蘇曉媚快步走進教室,令人錯愕的是她今天穿了一件超厚實大衣,她媽的一定是從她外婆家衣櫃找出來的民初衣服,夠土!大家紛紛爆出狎笑,只見蘇曉媚正經八百對台下一望,說:「各位同學,今天的課程內容很嚴肅,我希望不要有人故意搗亂,有任何問題,下課後再到教師辦公室問我,否則一律不准發出聲音!」接著開始一板一眼的用完全不帶感情的口吻講述課程內容⋯真是沒勁!

 

 

 

 

好不容易,這令人神經緊張的一節課即將結束,蘇曉媚似乎放鬆一口氣,從台上走下來,繼續不帶感情的講解課程並往教室後面移動,忽然,聲音停住了一响,接著聽到一個發抖的聲音「這張畫是誰畫的?」我當下感到背脊一陣冰涼,心臟向下沈進膀胱⋯

 

下課後,蘇曉媚把我叫到教務處,平靜的看著我,問說:「為什麼要作這種無聊的事?」我不記得說了些什麼,只記得全身不斷的發抖,臉漲紅的像一隻煮熟的蝦子,最後蘇曉媚嘆了口氣,說:「我覺得你挺有才華的,別浪費在這種幼稚的惡作劇上頭,好嗎?」一陣強烈的羞愧感,我覺得這輩子全完了,腦中閃過一大堆自殺的畫面,點點頭說:「⋯老師⋯對不起。」蘇曉媚點點頭,說:「回去吧!」

 

我腦袋空空的向教室跑去,心裡一股說不出的滋味,頭低低的感覺很複雜,猛不然撞上一團衣服,手本能的擋著前面,卻感覺手掌碰到一團非常柔軟的麵團,觸感非常奇怪,我嚇了一跳連忙跳開「對不起對不起!」只見那個女生整個臉都紅了,說:「⋯沒關係⋯」

 

 

 

 

像呆子樣回到教室,進去的那一刻,全班用最高分貝的聲音迎接我

「喔喔喔喔喔!!!!!!!!!!」

 

我忿忿大聲回一句「#*☆&★×㊣!!!」

 

2008-04-01

 

 

  • © 2019 MOGU. All Rights Reserved.